Saturday, 14 March 2015

你是否准备好面对死亡的到来?

每个人的一生,不管是否喜欢,都要面对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政府的各种征税。在文明世界里,社会中各种交通,住宿,建设,服务,购物或是其他公共设备,免不了要征税的。拥有一辆汽车也要付出税务:汽油,路税和购车时付出的税务。当你到餐馆用餐时,除了服务税外,还有一些食物都要付出一定的税务。有些餐馆更有打赏服务员的习惯。难道这一切都不是“税务” 吗 ?因此,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避免征税:从头到脚,前后左右,都得付税。

另外要面对的一件事就是死亡。不管你是老少,健康或生病,总有一天都要面对死亡。这就是为甚麼我们要积极地准备自己面对生命终结的时刻。有些教友会认为神父太夸张了,吓坏人,为什麽对死亡谈个不休?就因为我们在世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无可奈何要注重这课题。我们是旅途中的教会,也是朝圣者,一定要妥善准备自己,在末日来临时去面对天主。但是,请大家不要太慌张,利用我们的时间来好好的准备就是了。我们都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就建好的。"只要我们天天地好好准备,积少成多。到时就可以无愧地回天乡面对祂了。下列一些建议可以供给我们作参考。

准备世俗的事情.

  1. 把一切在世间属于你的事情安排妥当:财产和债务等等.然后,立一份遗嘱,阐明如何分配你的财产。
  2. 我不须要在这课题上多作解释,希望你不会给你的最亲近者或 后代或亲属,在你归天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困境。

准备灵修方面的事情.

  1. 时常参与主日和平日弥撒.我们可能每主日都参与弥撒和领圣体,但是,平日弥撒也一样重要.难道你们每天不想得到天粮或主耶稣圣体的滋润?
    • 我们非常注重平时所吃的食物是因为要使身体更健康强壮.不过,你有想到你的灵魂吗?难道我们不希望灵魂也一样健康强壮吗?
    • 有些人不惜长途跋涉,甚至不惜付出昂贵的代价,到某些地方品尝山珍海味.可是,主耶稣的圣体是在弥撒圣事中免费给我们领受的.
      • 假如一间餐馆提供免费食物时,我相信很多人都争先恐后地领取食物.
      • 虽然圣体是灵魂的食物,永久的天粮,很可惜的是,有些教友们不渴望,也不热爱领圣体.
  2. 我们每天都要作祈祷和默想.假如我们没有天天祈祷,或是祈祷时心不在焉,更没有诚意,那么我们如何接近天主?又如何能听到祂的声音?
  3. 我们要天天阅读圣经,或是有关教会教导众教友的书籍,圣人生活记录,或是提升灵修和信仰的记载.阅读记载圣人成圣前后的册子或书籍,会鼓励我们教友更积极地跟随圣人的好榜样而渐渐地成圣.
  4. 我们要时常去办和好圣事.每天我们都花了不少时间去照顾身体的清洁:一天冲凉三四次,过后又打香水,擦香粉或是喷香露等等.你们用多少时间去照顾灵魂的洁净?
    • 我曾经注意到一些教友一年之中,尤其是在降临期和四旬期间,只办一两次和好圣事;甚至有一些教友好几年才办一次告解.
      • 这些教友们可能没有事先好好准备去办和好圣事,寻求天主的宽恕和原谅他们的罪过;或者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圣人或是天使了.
    • 教友们是否知道罪行就是罪行.不管是犯了大罪或小罪,一次,两次或三次,如果不去告解,我们的灵魂就受污染了.
      • 当你的身体或衣服受污染时,为了安全起见,你是否会立刻把它除掉?
      • 反观我们自己的灵魂,是否比身体或衣物更重要呢?
  5. 有关这些问题,教友们可以寻求神师的指导.想想看,我们可以大费周章和不辞劳苦地攻读大学而获取学位或是其它文凭,为什麽不给自己在灵修方面考获更多的“文凭呢”?
  6. 虔诚地守天主的十诫:爱天主在万有之上 和爱你的近人。假如我们细心地研究这两条诫命,我们会发觉不容易实行。就因为在这些方面,往往我们可能做得不周到或疏忽了,那么我们就需要去办和好圣事。
  7. 假如家中你或是成员们患病入院或是在家卧病在床,应该赶紧请神父给病者付油。神父或普通圣体派送员都可以为病人送圣体。
    • 当病人危在旦夕时,神父可以替病人付终油:也就是替病人准备好“回乡旅途中的食物”。
    • 最重要的是病人家属要通知本堂神父或是办公室,好让病者的灵魂也能得到应有照顾。
以上各项建议都可以让我们一生反省和实行。当时候到来时,我们是否可以无愧地,而且以纯洁灵魂面对天主?我相信每位教友都希望将来主对他说:“ 好,善良忠信的仆人,你既在少许事上忠信,我必委派你管理许多大事,进入你主人的福乐吧!”( 玛 25:21 )让我们不要再冥顽不灵了,赶快诚心诚意地做好必须的准备,痛悔前非,好好地办告解圣事,以期在末日时能听到主说:“来吧!参与主人的福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BO and MO during Confession?

Among the many challenges a padre has to put up with when it comes to confession, one which is just as potent and potentially pengsan-a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