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rch 2015

到底是圣堂还是多元用途的大厅?

什么是圣堂? 很多人会以为神父在开玩笑,提出那么简单的问题。到底你们对圣堂的了解有多深?是否有真正地把圣堂当着主的家庭?或者有些教友早已把圣堂当着是超级市场,购物广场,电影戏院,公众娱乐场或是其它的公共场所?是否我们之中有些人早已把圣堂看成世俗的建筑物, 并非一个神圣的地方?

从过去的经验来说,的确有些教友把圣堂当着公共场所,没有尊重它为清静圣洁的地方。为了一些不知情者,还是让我多唠叨几句。
  1. 不妨在每次弥撒结束后,你细心地观察圣堂座位之间,你可以发现到一些遗留下的纸巾或是糖果包皮等等。很明显的,这些教友们不会把自己的家庭当着是垃圾堆,但是为何不注意圣堂场所的清洁呢?
  2. 当神父站在祭台上做弥撒时,他能够一目了然地看到圣堂的每一个角落。曾经好几次见到年轻情侣, 为了要更了解对方,竟然躲到楼上后座去方便。其实,类似的勾当应该发生在一个更恰当的场所而不是在圣堂里。
  3. 有位修院的神学教授曾经批评说:有些圣堂的女教友参加弥撒时,穿着方面太过暴露性,她们好像是在参加时装表演。(尤其是进行婚礼弥撒时 ,新娘的礼服更是惹人遐思,想入非非呢!这种情况在普通主日弥撒中也不少见。)由于情况逼人,神父们只好避开视线,或视若无睹。有位神父说:当他派送圣体时,由于女教友穿着太惹火,神父手中的圣体竟然掉入女士的丰满胸脯里,而神父却不敢伸手取回圣体,只好叫她自行解决,以免产生不愉快的事情。
  4. 圣堂是教友祈祷或静默反省的地方。可是有些教友却在大谈阔论,没有顾及他人的感受,有时,他们声量更是骚扰别人 。
  5. 还有一些参与弥撒者在教堂内阅读报纸,或是发送短讯给朋友;有些母亲正在喂奶(一些孩子已经是长大了,不再是婴儿。)为什么不等到弥撒过后,才传短讯或是喂食呢?假如你们懂得尊重国家元首,苏丹或是其他高官显要,为何你们在圣堂里的行为那么不检点呢?到底教会的律法和尊严去了那里?
  6. 当我们在生理上有需要时,当然要到厕所方便。 而不是让小孩在教堂前面的沟渠旁或是教堂周围解决。难道你们可以随意把世界的任何角落当成厕所吗?
  7. 圣堂范围里的停车场空间通常是很有限的。有些教友却不顾他人的需要,只顾自己的方便,而随意泊车。当弥撒结束后,有些车主因为进退两难,而情绪高涨;也不记得大家都是主内兄弟姐妹。不愉快的事情就发生了。其实,弥撒最后时,神父都会吩咐教友们:“去吧! 为爱主和为祂服务”。一旦教友离开圣堂并在外时,一切教诲都化为乌有。哀哉!哀哉!
当然还有很多其它列子可以证明教友不尊敬圣堂。不过,我相信以上的看点,已经足够让我们来默想和反复思考。问题是到底我们有没有以身作则,崇敬和善用教堂圣所,去鼓励其它教友?或者是完全不闻不问?难道我们不是主内的兄弟姐妹吗?主耶稣不希望祈祷的圣所变成贼窝。因此,我希望教友们同心合力,建立一个有纪律,有崇敬,有好品德的信仰团体,恭恭敬敬地在圣堂作祈祷和朝拜耶稣圣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BO and MO during Confession?

Among the many challenges a padre has to put up with when it comes to confession, one which is just as potent and potentially pengsan-a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