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November 2017

Oops! A Boo Boo in What Was Said

One day after celebrating the morning Mass, a couple approached me and asked me to pray over them because it was their wedding anniversary. The wife requested me to pray especially for her because they were already married for 5 years, and despite many attempts, they had not been able to conceive. I prayed over them as requested, and wished them all the best.

Then one day, after about five months, I was invited to a party. I was having a chat with some people, when a woman approached me, with a noticeable bump in the "oven". The woman was the one I had prayed over, and she excitedly said to me: “Father, thank you so much. You know, because of you I am pregnant already!” Straight away, the people near me were shocked, some of their jaws even dropped, some with eyes bulging, there were even some gasps audible, when they heard such startling news. I looked at the woman in disbelief and bewilderment, and fortunately for me, the woman, horrified upon realising her carelessness in what she had just said, promptly and quickly explained to them that she and her husband had asked me to pray for them to have a child, and that they had successfully conceived. Upon hearing the woman's explanation, the people around laughed, some sighed in relief, and we continued enjoying the party and each others' company.

When you come to think about it. we sometimes get into misunderstanding and misconceptions, when we are not careful with words and deeds. Sometimes, our poor choice of words or unwise actions could even cause unnecessary problems for others, or even put them in a spot. May we watch what we say or do, since words once said, or actions once taken, may not be so easily retracted.

Saturday, 18 November 2017

什么是圣人?

当我们还是学童时,所接触到的圣人故事,几乎都把圣人摆在一个超乎常人的层次。他们都有异常优良的品行,有的甚至从小就具备了。也有少数的大半辈子就如我们常人一般。然而,就在一个特殊的时刻(通常是很戏剧性的一个,牵涉到一个预像,甚至有可能是被天主摔下马),他们的品行就从此变得超好。

神迹的发生、英雄事迹和探险故事,不时都显得有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圣人们都和我们常人不一样。

在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后,强调了讲道必须以圣言为基础,通常占据一个中心点的圣人们退出了讲道活动。同时,减少了使用教会日历,使得一些天主教徒相信,圣人们都不再重要了。他们已不再是新式天主教教义的核心。

当然,圣人一直以来都是天主教教义的核心(对东正教而言也是如此)。要了解他们的地位,我们应看看他们是如何在教会里占有一席之地,而更加重要的是他们对于我们现今生活有何意义。


ALL BAPTIZED TO BE SAINTS 凡受洗的皆可成圣

凡加入基督徒团体的人,以及尝试活出耶稣生活、死亡及复活之成果的人,圣保禄皆称他们为圣。保禄写信给不同教会的“圣人们”,就是他所谓的任何受洗于耶稣的生活及死亡的人。在保禄的看法中,圣人就是那些被圣化的人。

保禄和其他早期的基督徒不断的写信、思考,及利用大部分的时间祈祷有关基督来临的意义,因为在当时他们全心期待耶稣将会很快地再次降临。

这就是为什么保禄宗徒选择了独身主义,同时也是为何他不鼓励奴隶寻求自由。为何要如此劳神呢?就在任何时刻,天主永恒的王国将在基督光荣来临时成立。如果世界将如此继续下去,为何要结婚生子呢?当奴隶及主人都将面对凯旋归来的基督,而祂将转化所有的关系成为充满爱和宇宙化的生活,为何还要在乎自己奴隶的身份呢?


MARTYRS 殉道圣人

早期的教会后来才开始明了基督的归来,并不会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快就会发生。同期的罗马帝国视基督徒为社会安定的威胁。一些有关基督徒的传闻是真的:他们的确有说奴隶和主人是同等的,女人和小孩不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另一些传言却不是真的:基督徒被指责施行人类祭献、乱伦和食用人肉。

随着很多的基督徒被囚禁起来,不少正直的男人及女人因此殉道,自我觉悟的基督徒教会进入了新的阶段。那些有关耶稣的生活与勇气,以及对祂复活所带来的希望,同时启示了基督徒及非基督徒。虽然不足以说他们见证了这个信仰(但他们的确做到了)。他们显示了他们如耶稣一样,奉献一生于天主,甚至达到了那种可导致死亡的信赖程度。

每一位基督徒都立志要对自己的信仰衷心。他们的诚心都被考验,并且皆通过了。他们就是基督临在于团体的象征。

教会开始在圣道礼仪中追思那些殉道的弟兄姐妹。(这也是把圣人的名字归入弥撒规范里的习惯的开始。)

刚开始并没有正式的过程以册封圣人。当地的教会各自纪念他们的殉道圣人。过后在较大型的教会就会祭奠区域性的殉道者。渐渐地就形成了现今册封圣人的过程。


EXAMPLES OF WHOLE-HEARTEDNESS全心全意的典范

遭受迫害的时期结束后,基督化的教导就正式被接纳为一种宗教。

在那同时,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相信,要和主的全心相遇,不能在市区里找到,他们开始单独的或组成小组的去到沙漠,只为全身投入与祈祷。这就是修会的形成,而那原本只是平信徒的活动。(主教们看到修士们的全心投入,常常因此想要压迫他们更加活跃地服务教会。这使得当时领先的一位修会会长CASSIAN 写道:“修士该当避开主教和女人,因为两者都会导致他不得安宁。)

在沙漠中的修士们提供了教会另一种全心全意的模范:那就是弃绝此生的一切身外之物,尽其所能地全神贯注于天主的临在。

当这些在沙漠的神父和姆姆的生活与教导开始有了成果,他们也开始被看待成圣人。渐渐地也可看到,要全心奉献于主是可以有很多方式的。不论是平信徒、教士、男人、女人,结了婚或单身,贫穷或富有,都可以尝试。但要注意的是,这往往都会导致富人们把他们大部分的财物捐献出去。

在这些必须性的简化叙述之下,我们可以看到圣人的概念是如何在初期教会形成。从任何一位受洗者,到一个人的死亡,可以被证明他就如我们被要求的那样衷心,又或者是某人的一生可以展现出那种全心全意。

当教会开始接纳“挂名的基督徒”,也就是那些半衷心的人,而他们成为基督徒的原因都是模糊及复杂的,就成了需要指出那些人的基督性是真实和衷心的了。在这个过程中,可清楚地看出,不止有单一的方式可事奉天主。


THE ONLY REAL HUMAN 唯一真实的人类

ST ATHANASIUS 写道:“主降生成人,为使人可近似主”。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说法。但就如圣保禄所说的那样,“我活着,却不是因为我,而是那活在我内的基督”。或如圣若望所说的,圣言使他的追随者“有力量成为天主的孩子”。或如耶稣,祈求祂和祂的跟随者可以和天父合一。

有时我们会受惑去思考有关藤与树枝的言论,这不过是一系列美好比喻中的其中之一。其实圣言和教会的传统是非常明确的。天主的生命提供了给我们,那原是无限的,却被我们的忘恩负义设限了。我们可自由地拒绝它,或半情愿地接受它。

厄则克尔先知讲述了天主圣承诺:“为消除你的铁石心肠,并给你一颗有血肉的心”。我们认为圣人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类,甚至超越凡人。但在厄则克尔先知的光照之下,我们可能会怀疑他们不是真的人类,而我们就有如胚胎一样,也不算是个完整的人类。我们是在一种半清醒的状态,并且冷漠无情,天主到底对我们人类有何打算呢?





THEY KEPT TRYING 他们不断地尝试

然而,我们感觉到有种隔阂:我们该如何成为那样子呢?之前我曾说过,圣人看起来都异常地好。我认为我们对圣人的印象都被美化了,起用意是为启发我们,而事实上这样的帮助不大。

它的帮助不大,举例来说,圣人从不感到内疚、羞耻或对自己的过错感到极度不安。

知道圣女小德兰有忧郁症的事实,是相当有帮助的。她时常认为她所相信的一切都是幻觉。圣人常被怀疑、忧郁、在祈祷中分心、愤怒和大动肝火等问题缠身。(有时甚至是对另一位圣人如此,如刁钻古怪的圣耶肋米,就称圣奥斯定为努米底亚蚂蚁)。

能使他们成圣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一直有良好的行为,而是他们忠心地成为天主的仆人,是那种愿意把圣洗圣事看待得非常重要的态度。当他们感到自己不够忠心,并只有少数能时常感到自己的忠心时,他们就不断的努力,相信天主会补助他们的不足。


SAINTS AND SINNERS 圣人与罪人

圣人都曾犯罪。重要的是我们该知道这一点。当我们读到亚西西的方济各认为自己是个大罪人时,我们会认为那是个不切实际的谦逊。但方济各的确是忠于事实:和天主无限的慷慨仁慈相比,只会让我们显得冷酷及卑鄙。

这不是(如一些人所想的那样)因为我们为了金钱而出卖灵魂,那是因为天主的仁慈是那么的无限,如何事物与祂相比都会显得狭小,直到它能反映出主的荣耀。伯多禄对耶稣说:“主,我是个罪人,请远离我!”但他不是因为洞悉自己的罪而那样说,而是经历了主所展现的恩赐-当他的鱼获几乎把网给撑爆了。

当然,也有很多圣人并没有被册封。我们当中可能也认识一些。重点是别把圣人当成是不平凡的基督徒,而是认真看待基督教的基督徒。

我们全都被召叫成圣,我们全部都可以成圣。圣保禄所带来的讯息,运用在现在的人们身上,仍可算是事实:圣人就是那些被人圣化的人。我们通过祈祷和圣事,还有基督教的工程,就是接纳天主生命的恩赐,并用我们全部的生命来回应祂。


Communion of saints 诸圣相通功

最后一点:非天主教徒对于我们向圣人祈祷的事感到困扰。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崇拜偶像。我们不是该当直接向天主祈祷吗?这不就是把人类神化了、向他们祈祷吗?这可不是小小异议。

在这里可以提出几个观点。其中之一就是天主教徒没有义务向任何圣人祈求,当然我们该向天主祈祷。

当我们向圣人祈祷时,其实是在请求圣人向天主为我们代祷。这和我请求你为我代祷一样平常不过的事。这也是我们所谓的诸圣相通功。我们可以请求圣人代祷,就如我们可以请求大家互相代祷,因为我们相信他们还活着。

当被人询问为何可以轻易地讲述亚巴郎或其他长老时,耶稣回答说:“他不是死人的,而是活人的天主。”圣人是活的-他们就是活着的最终答案。


Canonization册封圣人

册封仪式是教会当局隆重的宣布,把一位已逝教友尊封为圣,并有节日、弥撒和职务来纪念。

在早期的教会,受欢迎的称誉,将决定谁可封为圣人。在第六世纪和第十世纪之间,因为圣人不断地增加和许多的不确定性,主教们开始插手和规定册封的程序。在973年就出现了第一个由教宗发出的正面证明册封的文件。

在现今的罗马天主教会,册封圣人是教宗的个自行动,必须经过复杂的调查过程。

对东正教而言,恭敬圣人是由自治教会的主教团所授权的。不过就算没有正式的授权,也是可以接受新的圣人。

Wednesday, 8 November 2017

做刻苦和弃绝自己:确定与否?

我觉得对一些教友特别是在封斋期和星期五所实行的所谓做刻苦和弃绝自己一事感到非常可笑。有些教友认为每星期五不吃肉就是该善功的好榜样;更有一些认为,让自己在某程度上沦为潦倒无助,或是做了各种各样的牺牲,就可以讨的天主的欢心。你认为类似情况就是做刻苦和弃绝自己的行径吗?难道这种善功是拿来开玩笑?

让我先澄清我没有反对自我刻苦和弃绝自己的行径。我要提醒大家,实行自我刻苦和弃绝自己的善功,不要像在演戏那样,做个别人看,更不是自我安慰地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要发自内心深处,真正的忏悔己罪。

到底自我刻苦和弃绝自己的真正意义在哪里?请参阅玛16:24,耶稣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主耶稣告诉我们最终所做的一切事情,不应该是以自己的议程或是兴趣的驱使;反而要弃绝一切罪过,邪恶,骄傲,自私自利的行为,更不能为了显耀自己,要无条件地全心全意跟随祂。我们所付出的努力应该惠及大众和光荣天主;不是完成我们自己的意愿而是遵照天主的计划而进行。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相信,期望,和高高兴兴地跟随主耶稣,更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在任何困境和艰难中坚信祂一定会引领我们更接近祂。我们是否愿意放下一切疑惑,欲望和需要,让祂真正成为我们生命中的唯一供给者?有人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天主想要的,那有不能实现的事!

Tuesday, 7 November 2017

宽恕我们的罪过

过去一段时期,我时常注意到小孩们如何玩乐和互相交流。很多时候我注意到小孩们比较坦率和更容易宽恕,不计前嫌。事隔多年,我记得一群小孩正在玩游戏。突然间就大吵起来。有的很生气地说,“我不要与你做朋友了。”其他的也离开现场。奇怪的是,过了一阵子,那些小孩又在一起玩了, 好像刚才完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那样。

正当两个成年人发生口角或是出手大打后,他们是否会好像那些小孩一般那么大量和有宽容心,不计前嫌?从我的观察中,发觉成年人不是那么大量和容易宽恕。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僵局?大多的因素是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形成了爱面子或怕输的态度,更因偏见和自尊高傲的作崇,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他们就不容易放下骄傲态度,去互相宽恕。

但是,主耶稣在宽恕的课题上如何教导我们?祂很简单地教导我们宽恕犹如我们马路上的双行道,互相往来。从天主经中耶稣说,“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在路加福音12:58-59 中,耶稣还特地提醒我们:当你和你的对头去见官长时,尚在路上,你得设法与他了结,怕他拉你到法官前,法官把你交给刑役,而刑役把你押在狱中。我告诉你:非等你还清最后的一分钱,断不能从那里出来。同时再参考这段福音:那时候柏多禄对耶稣说,“主啊,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我该宽恕他多少次?直到七次吗?”耶稣对他说,“我不对你说直到七次,而是到七十个七次。”(玛18:21-22 )这两句福音告诉我们不应该只期望得到主和别人的宽恕,而我们也要主动地宽恕别人。

当然,宽恕别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尤其对方已经严重的伤害了我们。但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祂仍然求天父宽恕兵士们:父啊,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有些人会辩驳说:耶稣是全能的主,当然容易宽恕别人。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当时的祂是以人的身份履行天父的旨意,同样是有血有肉而且是活生生的犹太人。在那种困境和苦难中,祂选择宽恕仇人,彰显出人性的美,不再报仇雪恨,不再对敌,而把自己的痛苦都献给了天父。耶稣明显地告诉我们祂的苦难经历并非什么大事。只是自私自利的我们小题大做,把芝麻绿豆般的事情大肆渲染罢了。

如今我们是否会放下一切仇恨,把骄傲,自私和偏见抛到脑后,学习宽恕和原谅?不要让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重现在脑海中,过去的就让它烟消云散,不要再让仇恨折磨自己,接受天父赐给我们的平安,喜悦和自由,彻底宽恕仇人,效法耶稣给我们的好榜样。

Monday, 6 November 2017

不能以封面来判断一本书的好坏

我对某些人感到非常好奇,当他们面对不同人时所表露出来的不同态度。举例来说:在面对高官显要时,他们是那么恭恭敬敬,笑脸常开;可是当他们遇到穿着不华丽而简陋的陌生人时,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不但语无伦次,更是不客气地对待他们。

如果有位穿着简陋,不修边幅的人进入圣堂,你是否会向他打个招呼,帮忙他寻找座位?那你是否会认为他不配浪费你的时间和精力,认为他不属于本堂教友? 假如你是位卖名牌东西的推销员,遇到类似的顾客,你会殷勤的招待他吗?或者觉得他不配合浪费时间,更会以为他是个小偷?可是我们常说:不要以封面来断定一本书的好坏。你所面对的人不一定是你所认为的;他可能是一位高官显要或者是被受尊敬旳人。我们时常被偏见所蒙蔽了,因此就盖棺定论地判断一个人,他,很有可能是主耶稣的化身。

我记得有位修女被派到非洲大陆某一个偏僻教区去服务。很幸运的当修女到达目的地时,受到当地的土族的帮忙而找到该偏僻的圣堂。当时,修女还怀疑那些土族的诚意。卸下一切行李后,她就步行去见该教区主教。在主教署花园里见到一位老园丁,就很不客气地问,“老人家,我想见主教,他会在哪里?”老人家抬头望了修女一眼说,“你要见主教的话 就到客厅等会儿,他会出现的。”修女就进入客厅坐下,等了又等。正在她有些不耐烦时,一个老人家,穿着主教礼服,手拿权杖,头戴高冠者出现在修女面前。修女觉得非常尴尬因为刚才太没礼貌对待该老园丁。主教微笑地对修女说,“欢迎你加入教区的服务。”一边端了杯茶给她。

因此,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如何一视同仁地对待他人有如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如果我们能以仁义道德,尊严和友爱对待自己家人,为何我们不能以同样的态度去面对周边朋友?为何还要戴上有色的眼镜去处理人际间的关系?难道他们不是天主的受造物,并在基督耶稣内我们还是难兄难弟?

Sunday, 5 November 2017

做个有公德心的好教友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照顾自己的财物。当然我们不会滥用自己的东西,也不可能把东西弄坏。然而, 在我们之中,有多少人会照顾公共设备或确定这些设备的清洁和不损坏?更有些自私自利旳人,只管自己能够用而不管他人的方便! 就是东西损坏或不能操作时,他们都是不理不睬,视若无睹。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公厕。有些没公德心的分子竟然把一些多余的卫生纸,卫生巾或是其他硬物扔进粪盆里,结果就堵塞了通道而再不能冲走任何杂物,使到整个厕所臭气熏天。有一些分子如厕后不冲水而一走了之,余下又脏又臭粪便。试问谁敢再用那么脏的厕所?

假如一个教友染上如此要不得的坏习惯,我会很怀疑他在灵修上的造诣和他与天主的关系?其实保持洁净就是灵修上的圣洁和特点。就如我们时常听到这句话:纯洁者是圣洁的良伴。假如一个教友不能照顾自己的整洁, 那他将如何在灵修上跨前一步?

让我们每个教友都能尽一点责任,培养公德心,好好的应用公共场所里的一切设备。此外更要教导孩子们对公共设备的照顾,培养他们的公德心。万一见到公共设备损坏了,尽可能通知有关方面,希望他们能尽早解决问题,不要视若无睹。当然我们不能在公厕装上闭路电视,以免被控侵犯隐私;但是我们可以同心合力,多加留意,尽量避免破坏分子再得逞。

BO and MO during Confession?

Among the many challenges a padre has to put up with when it comes to confession, one which is just as potent and potentially pengsan-able...